私欲小说 - 言情小说 -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在线阅读 - 761:yin荡的睡美人公主只有被王子jiba多次内射才能苏醒HHH

761:yin荡的睡美人公主只有被王子jiba多次内射才能苏醒HHH

    埋到白降xue内的rou柱,已经开拓到花芯,徐徐进出抽插,让初时紧张扩开的媚rou逐渐适应。

    随着胀疼的消失,她反而体会到一股比之前还要剧烈的快感,如同电流一般,快速蔓延到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男人的指尖掐着红硬的rutou,毫不留情地在雪白的乳rou上留下一道道暧昧的指痕。

    “嗯哼~”,她手指微微拽住床被,但全身宛如一滩失去控制的白泥,软绵绵地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任由身上的王子,误解她的意思,无法抗拒他将大roubang插入自己xue里,进进出出,刮出一股又一股的yin汁。

    她算明白了,这是一个睡美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莫名又无法理解,这样的梦境。

    但,现在这不是重点,她在一浪接着一浪的温柔酥麻侵蚀下,竭力回想着之前如何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脆弱无辜的花rou被鹅卵大的guitou插进去,又翻出来,指尖颤抖。

    婴儿手臂粗的大roubang,前端微微弯曲上翘,宛如一柄天上的弯月,后入窄紧的yindao内,恰好一一磨过她内部敏感的媚点,把同样不堪一击的花芯撞得酸软,喷出黏腻的水液,裹上大rou柱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样干你是不是很舒服,yinxue一直往我马眼吐水,肌rou不要紧张,别咬我性器如此紧,不然我不好干你。”

    龙以明解开上衣扣子,赤裸的胸膛,压上公主娇嫩的躯体。

    “哼~,对不起,第一次见面就压着公主caoxue,但我知道,公主宅心仁厚,一定明白我这样的苦衷,都是为了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!我一点都不想明白!

    无奈嘴里除了浪吟,道不出正常言语。

    紫红色巨rou还在一遍遍温柔地贯穿嫩xue,耐心开拓疏导层层媚rou,与自己熟悉,乖乖得让性器将她们的褶皱依次撑开。

    白降被插得浑身颤瑟,淅淅沥沥的透明水液从yinxue中喷洒而出,她像只幼猫,哼唧几声,腰肢不自觉地扭动,追着粗大的巨物,让它准确无误地撞上花芯。

    身体的本能反应和配合,令她的心情十分焦灼,怎么可以享受被邻居侵犯的性爱,嗯哼~。

    男人压着她干,起先觉得重到无法呼吸,可伴随着快意连连的捅插,身子节节败退,奶子被揉得又疼又舒服,yuhuo烧得筋骨发热发汗。

    麻利酸麻的性器摩擦,xuerou本能收紧,挤压着坚硬的guitou,清晰地描绘着上面一条条青筋,察觉男人rou根的可怕,sao心吞咽,不知道是要将它排出体外,还是渴望吃下更多。

    雪白的颈部被喘息的龙以明吻住,吧唧吧唧,种满漂亮的吻痕。

    “来救公主果然没来错,xiaoxue又sao又紧,我yin荡的公主殿下,水好多,是不是可以插快点了?”

    “嗯~嗯哼~”

    不要,你拔出去!

    小嘴微张,唇角却碰到柔软的触感,他,他亲过来了!

    一个梦,为什么可以如此真实?

    第一次没了,连初吻都保不住,越来越多的唇瓣被碾压、亲吻,口中被趁机钻入,胡乱搅动,舌尖碰到他的舌尖,令亲密的yin梦更加春色满溢。

    “呜~”

    粗壮的巨根缓缓滑到xue口,以快了一倍的速度,一举干入,她喉咙发出难以自持的呻吟,全被龙以明的吻堵在嘴里,牙齿被撬开,口腔被到处舔弄的舌头,勾勒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四片嘴唇相贴相吻,他们相互交换着彼此的口涎,双腿间的床单被一股又一股的浪水喷湿,无论白降精神上如何反抗,但她这副身子被cao得舒舒坦坦。

    一下快过一下的捣干中,泄得头脑昏厥,脚尖有力地蜷缩。

    威风凛凛的巨根等到汁水冲刷过去,紧着泥泞的甬道,重重撞击,啪啪啪。

    男人低笑:“终于被我干出水声了,xiaoxue真会喷,我下面全被公主弄湿了,救了您,希望公主可以亲手把我性器擦干净,哼~,最嘴也可以,哪样都可以,我不介意!”

    她在被男人cao上高潮的余波中,久久震惊之际,已无法反驳龙以明的言辞,难道她真的是如此yin荡的女人?

    荒唐的春梦尚未结束,白降仍旧遭受着激烈的cao捣,上百回下来,再次喷泄的花芯被一发炽热的精水射中,烫得小屁股胡乱哆嗦。

    “谢谢公主让我内射,奶子给我揉了这么久。”龙以明吻了又吻小嘴和光洁的肩膀,舒服得迷上双眼,尽情射空精管里的浓白。

    “诶?公主,怎么还没醒?jingye射得不够吗?还得再来一发?”

    白降回答不上这种问题,无法接受感官如此真实的梦境,但也只能被迫接纳。

    同时她想,上次被吓了一跳,醒过来。这回,几次冲击力绝对不必上次的轻,怎么还没能出去?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在床上被翻到正面,双腿大大的分开,被盘在了男人的腰间,随后那根勃起的rou根重新填满自己,她哼唧着,乳波摇动,晃在快感的海浪里。

    “想来公主睡了这么久,saoxue被射一发不够,没吃饱!那我多射公主几回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~,啊~啊~~”

    “内射了一回,还是有些用的,看,公主你能浪叫了,知道我在干你对不对?喜欢被我这根粗jibacao吧!喜欢吃男人jiba的公主,xiaoxue吸得好用力,哼~,我知道,我会全力以赴cao醒你,带你回你的国家。真要喜欢不得了的话,在床上我们再做几百次。”

    “saoxue真紧,我也喜欢cao公主,太棒太舒服了!射给你,jingye统统射给你,尽管吃,我美丽的公主,这儿jingye多得是。一发不过,再来一发,还不醒,我会尽职尽责地cao到公主睁开眼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啊~啊哈~啊~!”

    她抓紧身傍的床单,眼皮沉重得如何都掀不动,急得saoxue快速夹弄冲撞深入的王子rou根,把人夹得yin词乱吐,动作凶猛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终于清醒,回到了睡前的卧室。

    但,窗外的天已经开始发亮,梦中持久的放纵转移到现实的rou体上,她瘫痪在被窝中,居然做了一夜的yin梦,无法接受。